被“双宋”甜到齁?这才是真正太阳的后裔!

来源: 时间:2017-11-23

如果世界上真有太阳的后裔,那一定是印加人。他们曾经非常崇拜太阳,会用珍贵的黄金装饰太阳神庙,甚至还会用人类之血祭祀太阳神。数百年过去之后,“太阳后裔”的土地上都发生了哪些变迁?又保留了哪些传奇?让我们去秘鲁一探究竟。

印加古国

混血风情和有条件免签

终于到了前往秘鲁一探究竟的时候了!

对于中国公民来说,秘鲁的签证一度以耗时费力而着称,不过这一切都已成为过往的云烟。如今,只要你拥有有效期超过半年的美国、英国、加拿大、澳大利亚或申根签证,即可凭中国护照免签入境,甚至连入境表格都不需要填一张,简便之极。?

当然,距离的障碍依然需要你自己来克服。到目前为止,中国依然没有直飞秘鲁的航班,无论是从美国转机前往,还是从欧洲转机,在路上的时间都会超过一整天,甚至更长。

当你终于从秘鲁首都利马(Lima)走出机舱、准备接受热带阳光的热烈欢迎时(秘鲁国土全部位于赤道与南回归线之间),你也许会有些失望。受太平洋寒冷洋流的影响,利马终年弥漫着海雾,一年中有近8个月都见不到太阳。

而印加帝国的故都库斯科(Cusco)更会让你大跌眼镜,那里时常冷得要穿羽绒服。当然也有酷热难耐的地方,比如位于秘鲁北部的亚马孙河源头流域。

多元化是秘鲁最重要的特性,这不仅体现在气候上,更体现在自然景观和社会文化上。走在安第斯山区,你经常会看到这样一幅极具反差的风景:山谷中生长着茂密的热带雨林,而山顶上的白雪正在阳光下闪闪发光。

至于社会文化,不夸张地说,秘鲁人有近90%都是混血,在街上你可以同时见到西班牙人、印第安人、黑人甚至中国人的面貌特征。?

对于很多游客来说,这种因多元而生的丰富性恰恰是秘鲁最大的魅力所在。可以在西班牙殖民建筑中吃着正宗广东早茶看印第安歌舞的地方,在这个地球上实在不算多。

利马

黄金面具和人骨迷宫

当你飞越半个地球之后,你那个顽固的“中国胃”也许急需一顿合口的中餐来抚慰一下。很幸运,你来到了利马,这座城市完全可以满足你的愿望。

秘鲁拥有南美洲最大的华裔族群,他们的先祖是19世纪中期被贩卖到此的10万中国苦力,经过几代人的打拼,这些华人后裔在秘鲁为自己争取到了良好的社会地位,从穷苦的代名词(西班牙语中有一个专有词语Culi来指代当年被贩卖到秘鲁的中国人,这其实就是中文“苦力”的音译)翻身变成为人所羡慕的富裕阶层。如今,这些华裔大都聚居于利马。

你可以直奔利马新城的San Borja区而去,这里有一家接一家的Chifa餐馆。“Chifa”是秘鲁人对于中餐馆的特殊称谓,其实就是中文“吃饭”的音译,是当地华裔为西班牙语世界贡献的又一个新词语。在这里你可以喝上一盅由广东师傅煲就的玛咖老鸡汤(没错,如今在中国云南广泛种植的玛咖,其原产地就是秘鲁),补一补这一路上损耗的精气神。

恢复精力之后,你可以在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的利马老城区走走了。从西班牙殖民时期起,利马便作为秘鲁的首府而存在,近500年的历史更迭为这座城市留下了丰富的文化遗产,如果你想逐一将利马的各种教堂和博物馆看个遍,没有几天时间可下不来。

在多不胜数的天主教宗教遗产中,有两处是一定要看的。一是武器广场上的大教堂,这是秘鲁的第一座天主教堂,当年西班牙殖民军队的首领、着名的文盲冒险家弗朗西斯科·皮萨罗(Francisco Pizarro)便安葬于教堂进门右手的第一间侧室当中。

在征服印加帝国之后,为了独吞“黄金之国”的巨大财富,皮萨罗派人刺杀了自己最亲密的战友阿尔马格罗(Diego de Almagro),这种见利忘义的行为令阿尔马格罗的儿子悲愤之极,于是他派人杀死了这个不义之人。在皮萨罗的安葬之所,你可以详细了解到当年他是如何被复仇者击穿头颅并尸首两分的。?

再有就是圣弗朗西斯科修道院。阿拉伯式的穹顶、摩尔风格的花园和收藏有珍贵经卷的图书馆都不算稀罕,这里的重点其实位于宛若迷宫的地下室当中。皈依天主教的印加人相信,死后葬于教堂之下便可升天,于是圣弗朗西斯科修道院的地下便成为尸骨存放处,后来“想升天”的死者实在太多,于是修道院便只能保留头骨和腿骨,其余尸骨一并移除,但即使是这样,难以计数的人骨依然组成了一道世所罕见的“风景”。?

至于那些品类繁多的博物馆中,黄金博物馆一定是最不容错过的。和圣弗朗西斯科修道院一样,这里辉煌的景象也是属于死人的,因为大部分的黄金饰品其实都是陪葬品,迄今为止最“豪华”的印第安古墓便发现于秘鲁。所以,当你在黄金博物馆中见到那些被做成木乃伊的干尸时,也不必大惊小怪。

乃伊的干尸时,也不必大惊小怪。除了汇聚历史传奇的老城区,利马海滨也值得一逛。爱情公园是拉美版的高迪雕塑公园,你可以坐在和巴塞罗那奎尔公园(Park Güell)一模一样的马赛克长椅上,看那些小情侣们在海风中窃窃私语。在一望之内的海边峭壁上,矗立着一尊巨大的基督像,那是印加版的科科瓦多(Mt.Corcovado)。

皮斯科

外星人雪糕和秘鲁白兰地

从利马出发,行驶在通往皮斯科(Pisco)的泛美公路上, 一边是寸草不生的荒漠,另一边是无边无际的海水,这样的风景很容易令人昏昏欲睡。不过快到皮斯科时要打起精神,因为会有“外星人”和你Say Hello。这些绘有外星人形象的路边招牌属于各式各样的冰品店,找外星人做代言人并非是为吸引眼球的单纯商业行为,而是源于“帕拉卡斯头骨”的考古发现。?

上世纪20年代,在皮斯科省着名的“鸟粪岛”帕拉卡斯(Paracas)岛上,考古学家发掘出很多诡异的头骨,这些头骨的后部就像被夹板夹过一般(事实上就是如此),呈锥状向后凸起,酷似电影《异形》中那些恐怖的外星球生物。有考古学家推断,当年这些印加人一定是亲眼见过外星人,所以才会想到把自己“装扮”成这副模样,否则除非是脑子坏了,谁会把自己的脑袋夹成这副鬼样子??

按照这个思路,同在皮斯科省境内的纳斯卡大地线画(Nazca Lines)或许还真有可能是引导外星飞船降落的轨迹。这些巨大而奇异的线条图画有200多个,散落在纳斯卡的荒原上,小的有五六十米,大的超过300米,其间还穿插着各种辐射状的线条,确实很像飞机跑道。

大部分游客都会选择从皮斯科出发,乘坐小型螺旋桨飞机飞往纳斯卡并从空中俯瞰这些“大地涂鸦”。这趟空中之旅价格不菲(260 美元),但考验的不仅是你的钱包,更是你的耐受力。每飞抵一处大地线画,飞机都会先向左倾斜转一圈,然后再向右倾斜转一圈,以便让左右舷窗的乘客都可以饱览这些奇异景观,但随之而来的眩晕感,几乎会让所有人都翻江倒海。?

说到外星人,当年发掘出“外星头骨”的“鸟粪岛”是一定要去的。岛上也有一处烛台状(其实更像仙人掌)的大地线画,但真正的看点却是这里的动物,除了数量惊人的海鸟、海豹,你还能见到洪堡企鹅(Spheniscus Humboldti)——在热带邂逅企鹅,这就像那些“外星头骨” 一样令人匪夷所思。?

如果你喜欢泡吧,一定会觉得皮斯科这名字有些耳熟,没错,这里就是那款着名鸡尾酒Pisco Sour的发源地。由于气候适宜,当年西班牙人移植而来的葡萄树在这里长势旺盛,当地人除了酿制普通葡萄酒外,还利用蒸馏法酿制出了这种与本地同名的“秘鲁白兰地”——Pisco。Pisco Sour的调制方法很简单,将冰块、柠檬汁、糖和蛋白混入Pisco基酒当中即可,当地人经常会用家用搅拌机制作这款鸡尾酒,随时随地喝上一杯。

库斯科

复古列车和印加古道

一出库斯科机场,便会有一大篮子古柯叶为你“接机”,当地人相信,咀嚼古柯叶可以有效减轻高原反应。库斯科海拔近3400米,这座“印加圣城”与中国的“雪域圣城”拉萨有不少相似之处。

早已被西班牙人改建成修道院的太阳神殿其实并没有多大看头,所有的游客来到库斯科都只有一个目的,那就是位列世界七大奇迹之中的马丘比丘。和中国人利用青砖修筑的长城不同,这处印加城堡是用巨石垒就的,人们至今仍无法破解,古代印加人是如何将这些重达几十吨的巨石运至高山之巅的。?

旅行重在过程——这句话对于马丘比丘这个地方特别适合,你会看到怎样一个马丘比丘,这完全取决于你是用何种方式到达那里的。?

乘坐火车前往马丘比丘是如今最受游客青睐的方式。如果你钱包充实,可以选择那些拥有全景观光窗的复古列车,喝着香槟听着歌,马丘比丘便在不知不觉中出现在你的前方。

如果你囊中羞涩,也可以像那些欧美背包客那样,选择乘坐当地老百姓的列车,虽然有时需要忍受邻座“鸡先生和鸭小姐”的吵闹,但这样的交通方式无疑更接地气。?

这条古道令很多徒步者念念不忘的并不是沿途的艰辛,而是野外宿营时听到的神秘鼓声,有些人觉得那是战死沙场的印加战士们在另一个世界“击鼓鸣冤”,而科学家则将其解释为地球磁场使然。行走在秘鲁真的可以听到传自遥远的印加帝国的声音吗?亲身来过便知


网站简介 | 联系我们 | 版权声明 | 广告服务 | 稿件征集

Copyright ? 2014 - 2016 www.nftian.com all rights reserved

免责声明:站内言论仅代表个人观点,并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观点,本站不承担由此引起的法律责任。若无意中侵犯你的权利请来信说明,本站查明后将及时处理!